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贼 船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虎儿

《养鬼日记》当代中国校园的之清明上鬼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11: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的是一堆一堆的屁话,我什么时候会把那千年老鬼当靠山了。我皮强虽不是什么好学生,但做事也从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的,没找过旁门左道,没寻过靠山。每每听到这些话,怒火就会在我全身燃烧起来,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发烫,都在发烧。可有什么办法呢?火再大也不敢把这愤怒的火焰烧到那些该死的世家坏小子们的身上,更不敢用这怒火去焚烧那具死尸。
斗鬼课上,魔鬼教官似乎也在善意地提醒我,“皮强,不要因为有亲戚在学校里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这些日子下午怎么没有找我学斗鬼呢?”这教官可真是的,怎么就看不出,我心乱如麻,正经的课都要上不下去了,哪里有心情再加班加点地学什么斗鬼呀。再说学了斗鬼又有什么用,我能斗过那千年老鬼施校长吗?我能有什么办法使小姑姑逃脱他的魔掌吗?
说起来最可恨的要算是辰子了,我真怀疑这家伙到底长没长大脑,他似乎没有看见因小姑姑这件事带给我的屈辱,他似乎没有看见世家坏小子们和司老师的嘲弄,仍是站在陶博士的立场上说话,他仍坚持说,你小姑姑已经是鬼了,我看还是任凭她嫁谁,什么做妻做妾的也无所谓。陶博士的外公毕竟还是人,现在救人比救鬼更重要。
只要听到这话,我真恨不得把他生吞下去,让他也去做一次鬼吧。
这会儿也只有向淑魅,她似乎已经看到了我的心里,看到了我受到的屈辱,看到了我胸中的怒火。满心的委屈也只有向她一人诉说了。
向淑魅很有把握地说道:“只要媒体来关注这件事,你小姑姑就不会遭到噩运。”
“天呀,你可别再把那些烂记者给我招来了,那样就算小姑姑不用再嫁施校长了,可谁又能说清楚,施校长会如何整治小姑姑呢?把小姑姑送进消魂房也是有可能的呀。”
“不,不会。媒体把众人的视线引到了你小姑姑身上。施校长会很难做的。”向淑魅闪着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很有把握地说道。
想一想向淑魅说得也是有些道理。但离回家的日子还早着呢,我们根本就无法与外界接触。媒体怎么会知道这鬼校里又有了新闻了。不行!我还得去找陶博士,是他惹出的麻烦,他必须帮我解决。

2003年9月19日  陶博士的办法

今天大早起来,顾不上去吃饭,就跑到陶博士的宿舍去了,恰好把陶博士逮了个正着。我看着他说道:“博士,已经三天多的时间了,你不会还没有办法吧!”
“当然,当然!”他说着话眼神儿却游动着。总好像是在想办法逃脱的样子。
“别想跑了。”我毫不客气一针见血地说道。
“博士吃饭去呀!”同宿舍的同学在招呼陶博士。
“你们先去,你们先去!我还有点事。”陶博士支吾着。
陶博士同宿舍的同学都走了。我又大声地说道:“有什么办法快说!”
“当然,当然。只不过……”陶博士当然了半天,也没当然出个所以然来。我心里的火又开始往上蹿了。但细想起来,就算我今天把陶博士打死,恐怕对小姑姑的事也是无济于事了。何况要真的和陶博士闹僵了,小姑姑的事恐怕就更没人帮得了我了。
我强压着心头的火,“只不过什么?说吧。别吞吞吐吐的,痛快点好不好。”
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办法是有的,只不过不太成熟,没有成功的把握。”
我心里也明白,小姑姑的事事已至此,扭转当然是非常困难的,现在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不论什么方法总得试一试再说了。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就说吧!”
陶博士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门,门紧紧地关着,他似乎放心了一些,从兜里掏出了几张黄色的纸片儿,纸片上画着一些什么,也许是符咒之类的东西,递给了我,“这是我从城隍庙里向城隍老爷求来的。”
“几张烂纸片子,骗人的鬼东西,什么城隍老爷?”
我的话刚一出口,陶博士立刻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你这小子怎么口无遮拦随便乱讲,如果你从没学过养鬼也就罢了,现在你已经上了那样多的鬼课,又吃了我的通阴枣儿,怎么还会怀疑城隍老爷呢?”
“我没见过他,怎么能让我相信他呢?”
“原来你也没见过鬼,也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可是现在你能看到鬼了,能与鬼自由交流了,你才承认了世上有鬼。道理是一样的,你没见过的,不等于他是不存在的。”
我不得不承认,陶博士说的是有些道理的。我只好不吱声了,听博士继续讲下去。
“城隍老爷说了,对于施鬼他也无奈,那施鬼已是能显形人间了,这就不是城隍老爷的法力所能制得了的。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给你这些符咒,你再写上一张状子,到阎王老爷那里去,状告施鬼强占鬼女。”
我看着陶博士,“你是说疯话吧?我一个大活人怎么能去阎王老爷那里?”
“噢,去阎王老爷那里的方法有两个,一是可以通过离魂法,让灵魂去阎王老爷那里,告完状再回来,当然也有回不来的可能性。第二可以从通灵球那里进去,这也只是听母亲说过,哪里有通灵球我也不知道,如何用通灵球就更不知道了。”
我不耐烦地打断了陶博士,“一堆废话,我还是去不了啊。”
陶博士并没有恼我这样说话,只继续说道:“你还可以用通信的方法,不过这样肯定没有登门告状的效果好。”
“怎么通信,我总不能在信封上写上寄地府,阎王老爷收吧。”陶博士的话真的是又可气,又好笑,我怀疑这小子大概是在拿我开涮呢。
“当然,当然不能那样往地府里寄信。”他笑了笑说道,“不能这样寄信,不能怨你我,主要是因为我们邮局里的投递员们,他们不知道如何去地府投信。”
“废话真多!”我忍不住插了一句。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11: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说……”陶博士抬起眼来看着我的眼睛,生怕我再打断他的话,“我是说,你可以把这些咒符和状子,再就是多准备一些冥币,把这些一齐烧给阎王老爷,阎王老爷收到了你的信,也许会管一管施鬼的事吧!”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这寄信的方式行得通,可现在我无法离开学校,怎么去弄冥币,又在哪里烧给阎王老爷呢?”我想了一下又担心地说道:“就你这方法,可千万别再害得我小姑姑进消魂房呀!”
陶博士看我一眼,“只要阎王愿意管一管这件事,恐怕那施鬼也没有胆量让你小姑姑进消魂房,再说那不等于不打自招吗?如果阎王不愿意管这件事,你小姑姑也只是逃不脱嫁给施鬼的命运,也不会进消魂房的。所以消魂房的事绝不会出现,你放心吧。可烧纸之事你必须回家去做。否则让施鬼捉住了,非剥了你的皮不行。”
“回家!”我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回家?下周不是回家的日子,再拖恐怕就要到十一了。真是急死人了,谁知那施鬼,几时与小姑姑成亲呢?”
“回家容易,二十日我送你们回家,二十一日我在校门口等你们一起回学校。你看如何?”我没有回答陶博士的话,只是低着头想着就算回家了怎么对父母说小姑姑的事。陶博士以为我还在怪罪他,也只好慢慢地说道:“如果你还怪我的话,我只能说对不起了,我已经尽力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听天由命吧!再说真的不是我设圈套,拉你小姑姑来蹚这浑水的。这件事是谁干的,至今我也还是不知道。”
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先按陶博士的主意试着办吧!

2003年9月20日  可怕的毒誓

天还很早,还是满天星斗,陶博士就来了,悄悄地叫起了我和辰子,送我们出了校门。
在校门口我看到了一个影子从我们身边飘移过去了,我并没理会那是谁。辰子却捅了我一下,“强子看见没有,那不是冷寒吗?她怎么到这里来了,还飘着来的。”
陶博士说道:“那是个新鬼。”
“黄泉路上无老少,她爱是谁是谁吧!”此时我的心思全在小姑姑的事上,我不知道回家怎样说服父母去烧纸钱。
辰子又说道:“她是这个学校出来的,现在她却做了鬼。”
我没再接辰子的话茬儿,踏上了返家的汽车。
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回到了家,我又看到了我的父母。
父母也惊喜地看着我,“强子你回来了,可把我们想坏了!”
父母终究是父母,无论他们的孩子有多少缺点,有多么无能,他们对孩子只有爱。回到了家,回到了父母的爱中,我的心里一下子塞满了东西,哽咽着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想哭,只想放声大哭一顿,把心里的郁闷哭出来,让心里的委屈,让229房间的磨难都随着眼泪流出。而也只有父母的爱,才能把这些郁闷、委屈、磨难抚平擦去。然而,我不能这样,我知道我的情绪会使父母伤心。已经堕落到推磨坊这步就已经够对不起父母了,怎么能再让他们伤心。一时间我却不知该对父母说些什么了,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们,呆呆地看着他们,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爸、妈,我太想你们了。”
妈妈拉着我的手哭了,她哽咽着说:“我的强子大了,懂事了,知道惦念父母了,只要再好好学习,考上一个像样的大学,就算妈妈死了,都可以踏踏实实地安息了。”
一提起死,我又想起了小姑姑,小姑姑死了,她那样年轻,那样漂亮就死了。可做了鬼的小姑姑,还是不得安息,又被施鬼骗去做了鬼奴,现在施鬼又在逼她做妾。我该怎样对父母说起这些事情呀!
不容我说话,父亲不满地瞪了一眼母亲,说道:“别一天到晚地说死,不吉利。你看冷天他家丫头,去年好不容易考上了交大,前几天不知怎么就突然死了。”
冷寒真的死了,这样说我们早晨看到的那个飘移着的影子真的是冷寒的魂魄。也许正如辰子所说的,那冷寒毕竟是推磨坊出去的,此时我很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我看着父亲问道:“她是怎样死的?”
“说来也怪,”母亲叹了口气说道,“听说那孩子也没什么病,和同学们聊着聊着天就死了。”
父亲补充了一句,“胆小鬼,他们当时在讲鬼故事,我想她是被鬼故事吓死的!”
听了父亲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子,“被鬼故事吓死的”,这不可能,推磨坊出来的人,早已习惯与鬼打交道了,没有谁会被鬼故事吓死,想必她一定是在不经意间触犯了曾发过的毒誓,想到这里我真的感到了不寒而栗。我们曾发过的毒誓看来也是被施了鬼法术的,是绝对不可以违犯的呀!这下子我觉得要说小姑姑的事情显得更难了,我必须十二万分的小心,绝对不可以触犯了那毒誓,现在我一旦触犯了那毒誓,恐怕要暴死在父母的面前了。那时父母……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11: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小姑姑的事,该从何说起呢?我想了一下,长叹了一口气“唉——,又是一个年轻的生命结束了。”
父母点着头,“可不是吗!”
“想一想我小姑姑,又年轻又漂亮,结果也早早地走了。”
提起小姑姑父亲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悲哀,母亲忙说道:“强子,刚回来别净提你爸伤心的事。”
我看了一眼母亲,“妈,其实我也不想提我爸伤心的事,只是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太不好了。后来我找了一个老和尚去解梦。老和尚说得更悬,所以我才急急忙忙地跑回家来跟你们商量。”
父母听了我的话,愣愣地看着我,显然他们很难理解我话中的意思。我也在等待着他们问下去,就这样我们相视了一阵子,父亲才问道:“你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小姑姑了。”
“她怎么样?”
“她的处境不好。”
“出了什么问题?”
“是的!她死后,被一个千年老鬼拐骗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我不想告诉父母那是推磨坊中学,我怕父母为我担心,也怕自己说漏了嘴触犯了那毒誓,“梦里说的不太清楚,现在那千年老鬼在逼她做妾!”
“怎么可能?不可能有这种事!”父亲听了我的话,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爸!我开始也是不相信的。”我说这句时我的内心在发颤,但我必须努力掩饰着内心的活动,这内心的感觉不能暴露在父母的面前。我停顿了一下,看着父母的脸,继续说道:“可这梦太真切了,真的就像在眼前发生的事情一样,所以我才去找了老僧人解梦。”
“老和尚怎么说?”父亲着急地问道。
“老和尚说,那是因为小姑姑在地狱遇上了恶鬼,正遭恶鬼纠缠,这千年恶鬼的法术相当高,很难破解。”
“那怎么办?”父亲显得更加激动,小姑姑毕竟是父亲的亲妹妹呀,他关心小姑姑的一切。
“老和尚给了我一些符咒叫我再写一张状子,多弄些纸钱,一起烧掉,那些符咒可以带着这状子和纸钱到阎王那里给这千年老鬼告上一状。但愿阎王能管一管那千年老鬼。”
母亲显得有些不以为然,“不过一个梦,何必这样认真,又不是清明,又不是鬼节,又不是你小姑姑的忌日,烧哪门子纸钱。”
父亲生气地站了起来,“不过烧些纸钱,能破费你几个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应该教育孩子不要相信这些荒谬的无稽之谈。”母亲争辩道。
我也站了起来,“妈,我是不相信这些的,只是这梦一连做了几次,搅扰的我不得安宁,上课时都是迷迷糊糊的,仿佛小姑姑总是流着泪站在我的面前。我们何不烧些纸钱,没有这事更好,如果有这事,我们也尽心了,也对得起小姑姑了。”
母亲无言了,无论母亲是否相信鬼神,但她必定不希望她的儿子每晚受噩梦的搅扰,每日生活在迷迷糊糊不清醒的状态。
父亲看着我,“强子真的懂事了,连他的小姑姑他都是如此关心。”父亲白了母亲一眼,“教育孩子,首先应该让孩子知道关心他人,关心父母。不管这世上有没有鬼,清明节给亲人们扫墓的很多,这是人的一种思念,一种情感的寄托!”
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顺利,我假借一个梦即说服了父母去为小姑姑化纸钱,也没有触犯那毒誓。这一下我心里堵着的那东西好像少了很多,出气似乎都比原来顺畅了一些。但冷寒的事,却在我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毒誓,这可怕的毒誓,它像一个恶魔,一条毒蛇一样缠在我身上,难道它将陪伴我一生吗?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11: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2003年9月21日        我自私吗?

小姑姑的事情办妥了,心里似乎踏实了一些,但这样做是否真的能奏效,我却不敢肯定。我在心里说:“小姑姑,我已经尽力了,如果还是办不好的话,请您原谅侄儿的无能吧!”
下午我和辰子按时返回了学校,陶博士说话还真算数,他果真在校门口那块破烂牌子下面等着我们。
我把冷寒的事告诉了陶博士,陶博士说道:“如果救不出外公,那毒誓的鬼法术,我也是解不开,真的没准会陪伴我们大家一生。”
“这太可怕了!”我和辰子一齐说道,“也许我们一个不小心,就会送掉性命的。”
陶博士摇了摇头, “有什么办法呢?总之我比你们好些,因为我的家里人及我认识的人大多是养鬼界的人,我们一起讨论这些事情不算触犯誓言。”
“还是你们世家的好。”这会儿我真的有些羡慕那些来自世家的孩子们,事实上他们生活的范围里都是养鬼界的人,他们违犯毒誓的可能性并不大,而我们却随时有着被这毒誓害死的危险。“博士,你总得想个办法呀!”我着急地说道,“这可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而且是全校一百多个来自俗家的同学的事呀!”
“只有一个办法,救出我外公。我外公有能解开毒誓的法术。”陶博士说完看了我一眼,“你曾指责我自私,为了救外公,不顾你小姑姑。可你想一想,实际上救我外公之事,不仅关系到我外公一个人,而且关系到所有推磨坊已经毕业的和现在在读的,及将来有可能在推磨坊就读的同学们,特别是像你们一样的来自俗家的同学们的性命安危呀!”
“行了!”不知为什么,陶博士的话让我从心里恼怒,可又无话反驳他,只大声地说道:“全算我的错,行了吧!”
陶博士原来竟然是这样一个不能体谅别人的人,我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穷追不舍地说道:“干吗这样大声,没有一点诚意。”
辰子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这会儿他竟然又把屁股坐到了陶博士的一边,揉着他那还没揉烂了的鼻子说,“就是,你最自私了,当初我就对你说过,钟老校长是人,而你小姑姑是鬼,我们应该先救人,鬼域的事,咱们管不了!可你为了一个鬼,竟然不顾人,不顾钟老校长,不顾全校同学。”
辰子说的全是一堆的废话,我从来就没相信过那个狗屁誓言能起什么作用,当时又怎么可能知道钟老校长生死攸关的命运竟然关系到全校同学的安危呢?看着辰子,我大叫着:“你!”我恼怒地向他挥着拳头,“不是你姑姑,你懂得我的感情吗?了解我的感情吗?”
陶博士看我急了,拉着我的胳膊,“得了,得了,事已至此,我什么也不想说了。但愿你小姑姑的事解决了。”
就这样我们一路吵闹着走进了校门,陶博士吹起了口哨,果真我们顺利地回到了学校。谁知运气这般的差,没走几步竟然又遇到了江老师。
江老师嬉皮笑脸地说道:“三位,这是哪去了?又溜出去到后山玩去了?后山到底有什么好东西,这样勾你们的魂呢?”
“没有,没有,我们没去玩,只是在校门口遛了一小圈儿。”我急忙答应,说实话我可是再也不想进229了。
“校门口遛了一小圈儿?可昨天你们就已经不在学校了,这一小圈怎么竟然用了这样长的时间呢?”
此时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只看着陶博士,看来陶博士也已经没了主意了,他轻蔑地看着江老师:“大不了我们再去229,你看着办吧!”
这会儿那江老师倒装成了好人一样地说道:“229的滋味不好受,我也很同情你们。这样吧,咱们做个交易,你们每人交一百块钱,我就把你们私自离校的事儿给压下来。”
我看着辰子和陶博士小声说道:“原来这僵尸竟然是个贪财鬼。破财免灾吧。”
我的话竟然被那江老师听了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世界上没有谁跟钱有仇,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也不强求,咱们还公事公办吧。”
陶博士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江老师别生气,我们这就把钱给你。我知道你在这学校里也不容易呀!”陶博士说完给我们使了个眼色,我们马上都掏出了钱,交给了江老师,总算免去了一场229的劫难。
 楼主| 发表于 2010-3-29 11: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写在2003年。
北京金鹰的女儿看哈利波特看得正起劲,北京金鹰说自己也能写,就写了。和当年老郑写书的原因很相似。
当年在搜狐论坛贴出来的时候,将近300页的跟帖,后来每次贴出,都是数百万的点击。
也曾经有很多人说这是模仿哈利波特,但是这从来没有耽误《养鬼日记》山呼海啸的点击。
从我个人的角度,哈利波特我是看不下去的,这本书我非常的喜欢。她在其中加入的中国元素可不仅仅是钟馗捉鬼那么简单。如果大家仔细看,可以看出来其中的人性要比哈利波特深刻多了。

我感慨于其中的温情。在这个淡淡的故事中,爹妈虽然含辛茹苦,没有老郑的那种洒脱的觉悟。可是,他们是如此爱自己的孩子,从来没有一次打骂过他们。因此,虽然皮强学习不好,他对父母的依恋,理解都超过其他孩子。甚至他留在可怕的推磨坊,很大程度就是为了父母的十万血汗钱在做牺牲。

我第一看这本书的时候为推磨坊的毒誓深深的震惊。小小的皮强勇敢的反抗行为让我热血沸腾。是的,如果是我肯定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当然了,皮强和小姑姑都是牺牲品。甚至有些人在看故事的时候非常的讨厌皮强,认为他是个二百五。在我看了五六次稿子以后,也了解到他自取灭亡的一些行为。最后那句“鬼有鬼的标准,任何人都有必须要保守的秘密”让我想起了罗素的《自由之路》。他说一种暴力取代另一种暴力,总是有他的道理的。他们的初衷就是为了自由,这个普通小孩必须用各种代价理解和接受。
可是,能做到小姑姑那样的清醒者毕竟是少数。能够奋起反抗并在大苦难保持善良,总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情吧。。

金鹰是某著名高校的教育类杂志研究专家。在写完这本书之后曾经问女儿:“如果你是皮强怎么办”女儿暗自庆幸自己是个好学生。我当时因为这个小故事误会了金鹰写这个小说的原因。但是当我问她为什么给女儿写这个小说,要告诉女儿什么的时候。她只说了三个字:“负责任。”

这是我爱北京金鹰的原因。是我一直想帮她出这本书的原因。
从这本书2003年现身网络,2007年我发现这个稿子,到今天它即将出版,已经整整经历了七年时间。其中很多波折,日后见面我再讲给大家。

希望大家也喜欢这个小说。。。
同志们可以用书评换新书看。
直接把书评贴豆瓣,告诉我一声就成。
不过我以上说的这些悄悄话,大家暂时别外传。。

嘿嘿。拜谢大家
发表于 2010-3-29 19: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送我本签名版好吗?
 楼主| 发表于 2010-3-30 09: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0-3-31 16: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完了,剩下的什么时候连载呀
发表于 2010-3-31 18: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有了孩子之后,人生更加有动力
发表于 2010-3-31 21: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我还没有孩子
发表于 2010-4-1 06: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别人看到我们的对话会头晕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4-1 15: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2003年9月22日            阎王访问推磨坊
上周因我们被罚229记者跑到学校里来,调查采访的事情刚刚平息下来,今天大早晨一起来,还没来及去餐厅用餐,就发现学校里和往日不同,非常的热闹。
所有的老师及鬼奴们都穿着整洁的衣服,像是有什么重大的活动。人们叽叽喳喳的议论着,“新上任的阎王老爷,今天来学校参观。”
听了这话,我心里先是一颤,昨天我才给阎王老爷寄了信,也不知这阎王老爷收到了没有。今天阎王老爷就跑到学校里来了,是来解决小姑姑的事儿呢?还是恰好早已计划了要到这里来呢?我实在是很想知道这阎王老爷来学校的目的是什么?
辰子悄悄的对我说,“大概阎王收到了你的信,今天来处理这千年老鬼来了。”
“谁知道呢?这会儿我心里一阵一阵的发慌呀,”我和辰子向餐厅边走边说着。
陶博士从后面追了上来,“强子,阎王老爷来了,看来你小姑姑的事有希望了。”我没有再说什么,眼神儿的慌乱,早已让陶博士看到了心里,他又说道:“别慌,咱们一会儿去看看,阎王老爷到底是干什么来的不就清楚了吗?”
“不上课了?”这会儿我真的很想去看看这地府中的大官儿,但又真的怕这位大官儿。
“今天不上课!”陶博士答道:“阎王参观访问学校对于群鬼们来讲是大事,对于养鬼界的养鬼徒们来讲也是大事。
我点了点头,心还悬在喉咙,就我,一个养鬼界的菜鸟,烧给阎王的一封信,阎王会这般的重视特意来学校吗?心里觉得这事真的是没有谱呀。
吃过饭,和陶博士一起走出了宿舍楼,学校今天焕然一新,连施校长也换上了干净的西装,打了领带,此时正站在教学楼门口静候着阎王老爷的到来,从他满脸皱纹儿严肃的表情上很难看出来,他对于阎王访问学校是高兴还是害怕。
一惯漂亮的小姑姑不需要刻意的去打扮自己,她永远是那样光彩照人的站在那里,站在施鬼的身边。她的脸上仍笼罩着淡淡的忧伤。
我最不明白的是那些养鬼协会报社的记者们嗅觉怎么那样的好,竟然也闻到了阎王老爷出访推磨坊的气息。此时他们也正在楼下候着,一些记者仍是显出了记者的本能,在学生里窜着,不断的问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另一些记者,似乎更急于抓重要新闻,他们手里端着照相机,时刻准备抢拍新闻照片儿。
大约等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只见一行相貌奇异的人走了过来,前面有二个开道的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中间是一个十六抬的大轿子,想必那轿子里坐的是阎王老爷,轿子旁边跟着一个支使用的小鬼,后面是随从的小鬼、判官,黑、白无常,还有一些认不得的员官们。
陶博士指着一个带黑帽子的鬼官儿对我说,“看那个,他是地府司法部的官儿。”
施校长见阎王老爷来了,忙上前一步,行跪礼参拜,嘴里念念有词儿的说道:“阎王大人驾临本校,实在是本校的荣幸,我施老鬼这儿有礼了。”说实话,这种跪礼我也只是在电视里看过,而且那些也都是一些古装片儿,现在这施校长身着西装行跪礼,让人看着总感觉好笑滑稽。
轿子这才慢慢的落了地,不等阎王老爷的支使用的小鬼去掀轿帘,那施鬼,急急的起身挑起轿帘,把阎王老爷搀出了轿子。
这会儿早有学校里挑选的漂亮女鬼奴们手里捧着礼品送到了阎王的随行人员手中。那随行的拿了礼品,真是满心的高兴,咧着大嘴,呲着鬼牙的笑。
那些记者们也不失时机的啪啪的拍着照片。
“完了。”看到这些我心里只有叫苦连天,鬼官们收下了施鬼的礼物还能不替施鬼说话吗?我狠狠的瞪了一眼陶博士,心里真的是恨恨的,出的什么烂主意,这地府的贪官们哪里会为一个普通的女鬼做主呢?
阎王老爷和施校长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在施校长的带领下奔教学楼里走去。
随从阎王出访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进了教学楼,学校的老师们和那些服务的鬼奴们也都进了教学楼。一些记者拿出了一个什么证件,也跟了进去。该进的人都走进去了,甘老师最后一个迈进了教学楼的大门,嘴里也不知念了些什么,一道红光从指尖射出,像一条红线一样封住了楼的门口。外面的人是无法跨跃这道红线进去的。
学校的学生们,此时见进不了教学楼,也没热闹看了,便撤回到了宿舍。
向淑魅悄悄的走到了我的身边,把我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她告诉我,昨天她也悄悄的回家了,把小姑姑被施校长强逼做妾之事透露给了媒体,也许今天小姑姑的事情能有转机。
我看着向淑魅,我知道她是想帮我,但是她是不是在添乱帮倒忙,这会儿谁又能说清楚呢?我只是苦笑了一下,“谢谢你为我冒险偷偷离开学校,这要是被校方逮住了可是不得了,以后不要这样冒险了。”
她微微的一笑向宿舍楼走去了。
我又回到了教学楼前,陶博士仍然在那里,我看了他一眼,“你进得去吗?”
陶博士微微的一笑,“走!”带着我和辰子向教学楼门口走去。
来到那道红光线面前,陶博士把手指顶在了红光线的一端,嘴里也在叽哩咕噜的念着什么,陶博士的手指慢慢的移动着,只见那红光线随着陶博士的手指折了回来,敞开了一个缺口,那缺口恰能通过一个人。我和辰子忙从那里过去了,陶博士一转身自己也到了楼里,才又放下了那红光线,继续让红光红发挥它的作用。
进得楼来,我才发现这不是我们上课的教学楼,这里有一个很宽敞的大厅,大厅里的光线很暗,四周点着又粗又大的蜡烛,大厅的顶上也悬挂着古老样式的烛台,也点着粗大的蜡烛,尽管蜡烛已经足够多了,但我感觉仍是昏昏暗暗的,蜡烛这古老的照明方式永远也无法与现代照亮方式相比呀。大厅的中间有一个半人高直径大约一米的圆形柱子,柱子上是一个玻璃罩子,里面放着一颗硕大的玻璃球,那玻璃球晶莹剔透,在蜡火的照射下格外耀眼。
陶博士看着那大玻璃球,两眼都发亮了,他小声的对我们说道:“通灵球!”
说着话,就向那通灵球走了过去,此时我哪里有心情关心什么通灵球,我更关心的是阎王老爷来学校是干什么来的?他是否收到了我的信?他将如何解决小姑姑的问题?
我拉了一把陶博士,“别管你那个狗屁的通灵球,快去找找阎王老爷这会儿在哪个房间里吧!”那陶博士一句话不说的毫不客气的甩开了我的手,仍是向着通灵球走了过去,似乎那通灵球有着巨大的魔力吸引着他,使他无法抗衡一般。
 楼主| 发表于 2010-4-1 15: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奈的我,只好跟着他走到了通灵球前面,这球并没有什么,只是一个透明的光亮的玻璃球,我不知道就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球,能有什么法力,能有什么功能。
那陶博士看了很久嘴里又开始嘀咕些什么了,手掌抬了起来对着那通灵球,手掌上发出了淡淡的黄光,那光照射到了通灵球上,通灵球不再是那个无色透明的玻璃球了,在那上面出现了图案。
陶博士指着那图案说道,“这是地宫图。我们再来看一看阎王老爷现在在哪里?”陶博士说着又把手举了起来,他的掌上仍发着那淡黄色的光,光照在通灵球上,球上的图案又变了,变成了我们的学校,我们所在的位置。还有这座楼的所有的房间,其中一个房间出现了阎王老爷的头像。
陶博士抬起头来环视了一下大厅,指着一个门说道:“在哪里!”
我们仨人向那房间走了过去,站在门前我不知道我们该如何进去,这要是被鬼师们抓住了,不会有我们的好处。陶博士看着我们俩,轻声的说道:“抓住我的手。他们不会看到咱们的。”我和辰子照着他说的去做了,他的嘴里又叽哩咕噜的念着什么咒语。然后轻轻地推开了房间的门走了进去。此时我心跳的厉害,谁知陶博士那咒语管不管用呢?
还好,房间很大,人很多,大家都很忙,也许是陶博士的咒语真的管用了,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阎王老爷一行人坐在主席台上,他们每人的面前都放着一杯似血一样的饮料。每个人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服务鬼奴,鬼奴们手里都拿着一个瓶子,瓶子里有着同样的似血一样的饮料,随时的为这些地府的官员们向杯中补充着。
主席台下坐着学校的老师们和记者们。
施校长也在台上,他坐在最靠边的一个把椅子上,这会儿刚刚向阎王爷汇报完学校的办学情况,满脸堆着笑的看着阎王等待着阎王的指示。
阎王很沉得住气,贵口也是不轻易的张开,阎王慢慢的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杯中的饮料,又慢慢的放下,仍在深沉着。不等阎王说话,那判官先开口了,施校长执掌学校也这样多年了,总得来讲还是不错的,为地府里的群鬼们也开辟了就业的门路。否则的话,群鬼没事做闹事的就更多了,地府也就更加的不安宁了,是不是呀!
鬼官们点着头,纷纷附和道:“判官所言极是,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呀。”
我心里真是恨得很,这施鬼在学校里干了多少坏事,你们只听校方汇报,只向施鬼调查能查得清楚吗?为什么不走访一下学校的学生。为什么不施展你们的法术打开学校里所有秘密的场所,让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暴露在众人群鬼面前呢?
沉默了好久的阎王这会儿终于开口了,“施老鬼,要说你的功劳也是很大的,只是有件事情,你要斟酌一下呀,免得你这些年的功劳全被一些不经眼的小事淹没了,挡了众人的眼睛呀。”
施鬼忙点头道:“请大人指教,请指教!”
“昨天有人给我寄了一封匿名信,信上状告你强逼鬼女成亲之事。可是有还是没有呀!”
“这——”施鬼显得有些慌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那阎王又说道:“我本不想管这事,只是那信里还有城隍的信。你们众位也是知道的,城惶官儿虽不大,可名声很大,现在我也不好办呀!”阎王停了一下,用眼睛瞟着施校长,“你也知道我这个阎王只是地方上的阎王,我也有上司,这事搞不好城隍把我告到上面去,别说你这个校长了,就我头上的乌纱也保不住了呀!”
施鬼这会儿回过神来了,“阎王老爷呀,这是谁在给我造谣呀,绝对没有此事,绝对没有。只是近来与我们学校的皮老师走得近了一些,那些长舌头的人就开始扯老婆嫌话了,不信你自己问一问小皮老师。”
施校长的话音刚落,突然有一个记者站了起来,“施校长,我听说自从皮老师来到学校以后,施校长就一直在穷追不舍的追求皮老师,结束屡遭皮老师的绝拒,最近皮老师误闯了神秘的小屋,施校长以此来威胁皮老师,皮老师才迫不得已的答应了施校长。”
听了记者的话,施校长瞪着两只细缝儿小眼,小眼里露出了一丝凶光,干皱的脸上的皱皮也开始发红了。小姑姑赶忙站了起来,也走到了阎王老爷面前,微笑着向阎王点了点头,又转向了大家,“阎王老爷,各位记者,绝对没有这事,我和施校长只是上下级的关系。他是我的校长,我是学校里最普通的教师,校长与教师工作上怎么也会有些来往的,现在的人总喜欢给别人搞出点花边新闻,做为他们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呀。”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阎王说着站了起来,看来这个汇报会是要结束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4-1 15: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个记者站了起来:“施校长,你和甘老师走得不是更近吗?工作上不是接触更多吗?为什么没有你和甘老师的花边新闻?近来几件事又都指向了神秘的小屋,先是学生被罚进229,现在又是皮老师与施校长的桃色新闻。我想知道为什么造谣的人总围绕着神秘的小屋不放呢?所以不禁要问,到底是谣言还是学校里真的有一个什么神秘的小屋呢?这神秘的小屋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
施校长皱了一下眉头,“229事件,当事的学生都已经说过没有什么神秘的小屋,现在皮老师也当着阎王老爷和众位地府的官员们说了绝无此事,这位先生,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多余了吗?我和甘老师是师生关系,天下的人地狱的鬼皆知,又怎么可能再制造出什么桃色新闻呢?而那些无聊的人们见皮老师颇有姿色,便把我们编排到了一起制造谣言。看来为了避免这些谣言,以后我们学校在招聘教师得挑那些丑八怪了!”施校长说着还真的对着那记者发起了火来。
判官这时赶忙说道:“施老鬼,何必动气,何必动气呢?这些记者最是无聊,最能扑风捉影了。施老鬼,你也不用理会他们。”显然众鬼官们不愿意再听记者们问些什么问题,簇拥着阎王向外走来。
我想知道的事情,这会儿也搞清楚了,突然又觉得自己挺对不住陶博士的,要不是陶博士,小姑姑的事哪能这样快的就解决了呢?那天事儿也没搞清楚就重重的给了博士一拳,要不是博士心胸开阔,不说跟我打起架来,就算小姑姑的事他甩手不管,也够我抓瞎的了。
跟着陶博士一齐离开了阎王的访问团,心里总想着应该如何的回报一下博士?我可不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呀!
从楼中走出,我们又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习地坐了下来,我长叹着气,“这阎王一点都不负责任,怎么就不好好的把学校的问题调查一下呢?”
辰子插言道:“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得人财物替人消灾。鬼域与人间并无多大的区别。”
我又站了起来对陶博士说道,“哪一天能有一个好的阎王,把施鬼打入十八层地狱,那时你外公也可以出来了,我们身上的毒誓也可以解开了。”
陶博士没接我的话茬儿沉思着,“也好,也好,现在咱们仨人还有你小姑姑都承认没去过神秘的小屋,这样也好。”
我很不理解的看着陶博士,我们不承认去过神秘的小屋实在是因为怕校方找我们的麻烦,小姑姑也是一样,她怕施校长呀。可陶博士为什么会认为这样也好呢?我低着头惭愧的说道:“博士,你不是在怪我们不说真话吧!”
“没有,没有!我不是也没说真话吗?”博士睁大了眼睛说道:“你想一想,如果我们说出了神秘小屋事件,一定会引来养鬼协会的人到这里调查,那时施鬼他可能会起杀机,恐怕就要危及到我外公的生命安全了。现在也许养鬼协会的人不会插手来调查这个案子,短时间内施鬼大概还不会动杀机的。”
“可是如果没人帮忙,你又怎么救出你外公呢?”
陶博士长长的叹了口气:“我当然需要有人帮我,我现在的法术还不行,还不能达到破除神秘小屋的法术程度,没人帮我,我很难。”
我赶快的说道:“我愿意帮你,可是我的法术更是不行呀!”
陶博士把头埋在双臂下想了好一阵子,才抬起头来说:“我得找个能人帮我才是。”
“谁是能人?能人在哪?”
“快十一了,十一是个长假,我想借助这个长假去阿拉伯国家或者更多的国家走一走,那是一个奇怪的民族,他们的养鬼历史要比我国的养鬼历史长很多,他们还有很多大法师。法术也很高强。你看美国总统布什那样厉害,可对本拉登却无奈,让他好生的头痛呀。那本拉登如同在地球上蒸发了一样,让布什找不到他。想来一定是一个高明的法师把他藏到了虫洞或多维空间(四维以上的空间,包括四维空间,称为多维空间)。说实话布什很运气,那法师并不想与他做对,如果想的话,随时可以结果了他。在这样的法师面前,施鬼又算得了什么。”
“可十一不过七天的时间,护照签证都很麻烦的,你怎么可能去一趟阿拉伯国家,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找到法师?再说法师肯帮助你吗?”
“事在人为,这七天求你帮助我。”
“我帮你?”对博士的话,我真的大为不解?“帮你办护照吗?我可是没有门路!”
“帮我照看我的这一百来斤的肉体,你又不能回家了。可以吗?”
“帮你照看肉体?”我听着这话怎么这样的奇怪呢?眼睛看着博士的脸,心里在想,这博士没什么病吧!
博士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帮我照看肉体!”
“好吧!”我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只是我不知道该怎样照看你的这血肉之躯?”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陶博士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微笑中夹杂着许多的无奈。眼睛里似乎还含着一滴泪水。
 楼主| 发表于 2010-4-1 15: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几个怎么跑这里来了?”背后传来了魔鬼教官的声音。
这声音着实的把我们吓了一跳,忙回过头来,心里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我们说的话会不会被这魔鬼教官听去了。我有些不自然的打着招呼:“教官,你怎么没去陪阎王老爷呀!”
魔鬼教官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又不是鬼,陪他做甚。这地狱的阎王也不是什么好官!”
我们仨人点着头,“是呀!是呀!”
魔鬼教官把话题一转又对我说道:“皮强,今天可已经是九月二十二日了,阴历十月初一是十月二十五日,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斗鬼术你还要抓紧时间练。我还等着你拿一个冠军呢。”
“教官你放心,我今天下午就去找您。”我点头说道。
那教官又转向了陶博士,“听说你的养鬼术很高,下午和皮强一起来。”
陶博士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只要教官看得起我。”
教官又看了一眼辰子,什么也没说便走了。
辰子又感到了失落,他脸上露出了不愉快的神情。

2003年9月23日               一、漂亮的外国女鬼
如何照看陶博士的躯体我始终搞不明白,好在还没到十一,也许这几天陶博士会教我一些新的东西。
鬼课继续上着,今天的训鬼课很奇怪,老师走上讲台,并没有把一些稀奇古怪的咒语写在黑板上让我们读。而是挥了挥手,也不知用了什么鬼法术,每个同学的课桌上竟然出现了一张物理化学综合试卷。老师言道,这是去年的高考试题。一看这卷子我真的傻眼了。这东西比天书还难看懂。再说我们只是高一的学生,别说是我们推磨坊中学根本就没开设物理化学课,就算是普通的高中开了物理化学课又能怎样,高一的学生也不可能会做高考的题。看不懂的东西,我从来都不爱看,于是我抬起了头再不去看那卷子,只等下课交白卷了。
甘老师脸上仍带着那阴郁的笑。似乎她很得意她的学生全是笨蛋,无法做出面前的试卷。她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课了:“前面我们已经学会了看鬼术,大家应该可以达到随时看得见鬼的程度了。今天我们开始学习用鬼术。”她停了一下看着我们,又继续道:“也就是说让鬼来替我们做事情,你们面前的试卷恐怕你们没一人能做出来吧!”说着话,她把脖子从讲台桌上伸出了一节,本就干枯细长的脖子显的更长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说道:“我没说错吧!”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大家只是看着她。
“现在,我带来了一群鬼,这些鬼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是物理化学的天才,这张试卷对他们易如翻掌。”
说完她向身后的墙招了一下手,只见一群鬼,从墙上鱼贯而入,大约也得有二十几个。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鬼引起了我的注意,显然这是一个外国女鬼。这女鬼一脸的忧愁,但忧愁挡不住她的美丽,却又平白让人增添了几份怜惜。我看着她,她似乎也看见了我。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所以我只能说是似乎,并不能肯定她一定看到了我。
甘老师看了看群鬼,“很好,都到齐了。”接着在黑板上写下了“刹呀咕咖,空钵格呢”八个字。又转过身来说道:“这是招鬼上身的咒语。但招鬼上身毕竟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必须再教你们一句。”说完甘老师那干扁的身体又转向了黑板,写下了“听呱魔噢,听卟哂叮”八个字。又面向我们说道:“这句是镇鬼咒,鬼很怕这样的咒语,听了这咒语,上了身的鬼,会乖乖的听话的。”说着她点了点头,显然她对自己讲的课很满意,“现在大家可以高声的读这两条咒语了。成功的会答完发给你们的试卷的。只学会前一半的恐怕要得撞客了,不过请大家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们出危险的。第一句咒语没学会的,第二句咒语是不会起作用的。开始吧!”
教室里又沸腾起来了,吵成了一片。
也许是因为我和辰子吃过通阴枣的缘故,我很快的看到了我躯体的房子里有了两个灵魂,一个是我的,另一个是那漂亮的外国女鬼。我没记得自己曾念那第二句咒话,可那外国女鬼,也并无害我之意。
外国女鬼上了我的身,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方面怕外国鬼不认识中国文字,恐怕无法帮我答卷,另一方面又非常的得意,不知为什么当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外国女鬼时,心里就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很希望能认识她。现在她上了我身,不恰是一个认识她最好的时机吗?
那女鬼似乎看到了我的心思,答道:“放心,我是中国通,我能帮你答卷。”
我心想,这女鬼倒是很聪明,我还没说话,她便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女鬼又说道:“我上了你的身,你不用说话,你的每一个想法我都能知道,现在我也没对你说话,但你却感到了我在回答你的问题,实际上我们是在用意识交流,不需要语言。”
“这种意识交流的方式太好了。”不由的产生了几份得意,转头看了一眼辰子,辰子已经开始答卷了,显然他也是很成功。但上他身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鬼,我却不知道。
外国女鬼开始帮我答卷了,教室里也更加的乱成了一团,有的抱头大叫,有的大哭,有的大笑。还有一个用头往墙上撞着。甘老师也还算负责任,不知她用了什么法术,很快的使那撞墙的同学清醒了过来,不由的我对这位甘老师产生了一点点的好感。更有几个同学呆呆的看着教室里发生的一切,不知如何是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贼 船

GMT+8, 2020-10-23 05:20 , Processed in 0.03401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